安装完成后需要先进行单体测试

88必发手机版(官网)

转载丨“中国故事”在法国——叶小钢南特音乐会

  • 作者:北京晨报  
  • 来源:88必发手机版(官网)-88必发最新手机客户端下载
  • 发布日期:2018-03-10 17:15:00

  

  晨报讯2月10日晚,叶小钢作品音乐会“中国故事”在位于南特市中心的歌剧院——格拉斯兰剧院举行。这场音乐会给为期一周的系列活动画上了圆满的句点。“叶的音乐有普世审美,让东西方都有亲近感。”乌托邦室内乐团艺术总监路德维科·弗洛绍如是说。在这场音乐会结束后,北京晨报记者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乌托邦室内乐团艺术总监路德维科·弗洛绍。

 

 

  法国主办方两年前开始筹备

  2月5至10日,作曲家叶小钢受邀在法国西部的南特、昂热音乐学院和南特大学参加了一系列音乐会和学访。拥有多重身份和光环的叶小钢,这次以作曲家身份接受来自南特地区音乐界的邀请,整个系列活动都由法国主办方全权安排。音乐会取得十分圆满的成功,叶小钢与音乐家一再上台谢幕,来自东方意味深长而充满当代中国文化内容的音乐引起了法国观众极大的兴趣。

南特 Graslin Opera 剧院,音乐会在这举行

演出海报

 

  南特历史悠久,其每年一度的 “疯狂之日”古典音乐节是世界上最成功的音乐节之一,在欧洲文化版图上占有重要位置。法国主办方从两年前就开始筹备,并把叶小钢的系列活动日期定在“疯狂之日”结束后第一周,足显他们对叶小钢的重视和对其作品的信心。事实证明这个决定的正确:观众对音乐的热情丝毫不减,音乐会门票销售火爆,现场几乎座无虚席。

歌剧院观众席满座

 

  南特市政府专门派负责文化及教育的官员为叶小钢的到来举行了正式欢迎仪式。仪式在古老的市政厅举行,二战结束后这里曾经举行过授予戴高乐将军荣誉的正式活动,说明法方对这次文化交流的重视。音乐家们的倾情演奏以及通过与当地大学及其他文化机构的广泛交流,叶小钢的音乐以及他代表的当代中国音乐文化取得了非常好的演出效果,是中国当代音乐文化在欧洲取得的又一次成功。

 

南特市政府官员为叶小钢举行正式欢迎仪式

  用法国作品引出中国故事

  当晚音乐会的演奏团体是法国乌托邦重奏团。该乐团成立于2004年,专注于演绎20世纪和21世纪的音乐作品,积极地与当代作曲家交流与互动。自2007年起,乐团每年邀请2到3位世界知名作曲家,与他们共同探索音乐的无限可能。该活动已经举办到了第28届。据介绍,决定邀请哪位作曲家的过程十分严格。乐团会聆听大量录音,查阅简历,观看访谈录像,然后才会向他们认为够得上“当代最伟大的作曲家”之称的人发出邀约。

叶小钢与乐团及市政官员在市政厅门口合影

  本次音乐会呈现了叶小钢从钢琴独奏到六重奏的共六首作品。其中有早期作品《中国之诗》,也有近期作品,如《十二月菊花》、《蔓箩》、《纳木错》、《钢琴三重奏 Op.59》、《芙蓉》等,对作曲家的艺术成就有所回顾。乌托邦室内乐团还特意选取了梅西安《时间终止四重奏》的选段插在曲目之中,用法国作曲家作品与“中国故事”的音乐进行对话。

  “音乐会完全由他们组织,经费也由他们筹集,曲目也是法方自行挑选,我一点都没有参与”,叶小钢说,“他们通过我的出版社查阅大量作品,找出他们喜欢并能演出的,就这样办了这场音乐会。乐团如此投入,坦率说我都没有想到”,叶小钢表示,“这个团曾多次与世界上许多知名作曲家合作类似的音乐会,属于他们的演出系列,举行当代室內乐音乐会需要高精度的内容选择,新的思想、概念、艺术表现方式和他们不为所知甚至非常不熟悉的艺术往往是这类乐团的吸引眼球的方式,同时也为艺术的发展起到极大的推动和发展作用”。

音乐会排练后合影

 

  对于这场音乐会上法国乐团的诠释,叶小钢表示,“我的音乐演奏除《中国之诗》他们有点把握不准,基本都演得极为精确,我很高兴。来自东方的音乐交流没有障碍,作品的内容引起他们极大兴趣。用西洋乐器表达中国内容,尤其是意境、呼吸、句法、内容中的深邃的哲学思考,他们都表现的很好。我这些音乐凌驾于观念之需而创造性的智性表达,体验了纵逝而去的和谐感念,表达了中国社会全方位变革的预示。像《中国之诗》表达了无法隐蔽的青春芳华,在诠释学上隐喻时空的涵义,昭示中国传统的坚实基础,这些内容的音乐已经可以影响欧洲音乐家了”。

  演出结束后,剧院中的掌声持续了近十分钟,许多听众兴奋地到后台对叶小钢致意:“音乐太美了!感谢您为我们讲述中国的故事。”

《中国之诗》走台

  “叶的音乐有普世审美,让东西方都有亲近感”

  乌托邦室内乐团艺术总监路德维科·弗洛绍如是说

  这场音乐会结束后,北京晨报记者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乌托邦室内乐团艺术总监路德维奇·弗洛绍。

  记者:为什么选叶小钢作为这次演出活动的特邀作曲家?叶的作品在哪方面让你们感到不同寻常?

  弗洛绍:乌托邦室内乐团已跟我们时代的最伟大的作曲家们工作了几乎15年了。我们的艺术委员会在两年前就已决定邀请谁。在做此决定前,我们会听很多录音,查阅很多简历。在研究了叶小钢作品类别、观看他的采访内容以及听过他的作品后,很显然能够邀请他担任我们在南特的驻团作曲家,是一件非常棒的事。

  对于演奏家们来说,能够跟作曲家们深度合作是一件荣幸的事。在与作曲家相处的一周,通过组织许多音乐会,演奏家们通过作曲家的反馈获得了更接近艺术要求的对作品的诠释。与叶教授一起工作,让我们获得很多启发,并对我们演奏过的作品在许多方面有不同的感悟。比如时机、句式、重音、戏剧强度等。

  记者:演出后,当地的媒体和音乐界人士有什么具体评论?

  弗洛绍:作为一个当代音乐重奏团,我们的目标是接触不太习惯于现代艺术的听众,并让他们喜欢这种审美。达成此目的的方法就是让听众获得对作品的讲解,以便更好地理解和更好地欣赏音乐。这周的众多音乐会都是由作曲家介绍每首作品、进行评论以及回复观众的提问。叶教授在这些音乐会上的慷慨,帮助人们进入他的审美世界并真的喜欢上他的音乐。听众们的评论很好并充满有热情。作为结果,许多听众再次参加了在南特歌剧院的最后一场音乐会。这场音乐会的门票几乎全部卖完。

  记者:你们还希望叶为你们乐团创作作品吗?

  弗洛绍:我们将很荣幸能够委约叶小钢创作一首作品。这首委约作品将是为女中音和重奏团而作,用中文演唱。最终的作品编制还有待进一步确定。

  记者:对于一个来自东方的作曲家,你们认为叶的音乐在“东方遇见西方”这方面做的成功地方在哪里?

  弗洛绍:在许多方面,叶教授的音乐成功地为东方与西方的文化和审美架起了桥梁。中国音乐和哲学根源总是能够被感知到,但通过一个西方棱镜以一种很美的方式融进他的作品中,使得他的音乐独一无二。观察西方和东方的两种方式如此自然地在叶教授的作品风格中达到平衡,这是一件令人神往的事。这给了他的音乐以力量和深刻的情感表达。

排练

  记者:叶的音乐中的东方式的哲学思考,对今天的西方的音乐创作会有什么思考或启发?

  弗洛绍:东方哲学总是给予西方文化和思想以很深的影响。关于音乐创作,这些来访东方的影响能够在很多方面看到。虽然不可能在这里一一列出,但我想最为显著的应该是“时间”与“自然”。东方的时间观念打开了永恒和冥想的瞬间,彻底改变了西方当代音乐,并能从众多伟大的作曲家,如帕斯卡·杜萨宾或者特里斯坦·穆拉伊尔的作品中看到。同样,东方从自然吸取艺术灵感的方法影响了西方不同的当代音乐流派。这股“清新”的空气曾被追捧以弥补西方的抽象艺术潮流。

  记者:您能够用简短的一句话来概括一下您认为的叶小钢作品的特点吗?

  弗洛绍:叶小钢音乐作品的美丽之处是其普遍性:他的音乐同时从西方和东方的传统与文化中有所借鉴,它以这样一种方式对头脑和心灵进行讲述,让东方和西方都感到很亲近。

  叶小钢的“中国故事”系列在海外

  “中国故事”是叶小钢近年来在国际舞台上演出自己交响乐作品的一个音乐品牌之一,开始于2013年,至今已在美国纽约、德国柏林、慕尼黑、萨布吕肯、英国伦敦、爱丁堡、格拉斯哥、俄罗斯莫斯科、哥斯达黎加等国和中国的北京、上海、天津、成都、杭州、青岛、澳门等地最重要音乐厅由当地著名的交响乐团举办。演出曲目包括《大地之歌》、《喜马拉雅之光》、《天津组曲》、《锦绣天府》、《广东音乐组曲》、 《冬》、《青芒果香》、《峨眉》、 《星光》、《澳门新娘》、《拉姆拉措》、《悲欣之歌》、《岷山无语》和《 最后的乐园》等。国外演出乐团包括底特律交响乐团、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伦敦爱乐、苏格兰皇家交响乐团、柏林交响乐团,德国广播交响乐团、哥斯达黎加国家交响乐团等。2017年叶小钢创作了两部超大型交响乐 《草原之歌》和《鲁迅》,2018年也将开始其演出之旅,其中已定下日期的有深圳和上海的《鲁迅》,在北京上演的《长城》、《草原之歌》和《峨眉》。2018年法国上演的是首次室内乐专场。今年“中国故事” 专场音乐会将演到秘鲁首都利马,中国北京、上海、贵阳、深圳和哈尔滨。2019年将演到爱尔兰首都都柏林。

  

相关附件:
相关链接:

© Copyright www.faceextr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57号

京ICP备05064625号

88必发手机版(官网)

转载丨“中国故事”在法国——叶小钢南特音乐会

作者:北京晨报来源:88必发手机版(官网)-88必发最新手机客户端下载 更新日期:2018-09-13 16:03:00发布日期:2018-03-10 17:15:00本栏目内容由院长办公室负责维护

  

  晨报讯2月10日晚,叶小钢作品音乐会“中国故事”在位于南特市中心的歌剧院——格拉斯兰剧院举行。这场音乐会给为期一周的系列活动画上了圆满的句点。“叶的音乐有普世审美,让东西方都有亲近感。”乌托邦室内乐团艺术总监路德维科·弗洛绍如是说。在这场音乐会结束后,北京晨报记者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乌托邦室内乐团艺术总监路德维科·弗洛绍。

 

 

  法国主办方两年前开始筹备

  2月5至10日,作曲家叶小钢受邀在法国西部的南特、昂热音乐学院和南特大学参加了一系列音乐会和学访。拥有多重身份和光环的叶小钢,这次以作曲家身份接受来自南特地区音乐界的邀请,整个系列活动都由法国主办方全权安排。音乐会取得十分圆满的成功,叶小钢与音乐家一再上台谢幕,来自东方意味深长而充满当代中国文化内容的音乐引起了法国观众极大的兴趣。

南特 Graslin Opera 剧院,音乐会在这举行

演出海报

 

  南特历史悠久,其每年一度的 “疯狂之日”古典音乐节是世界上最成功的音乐节之一,在欧洲文化版图上占有重要位置。法国主办方从两年前就开始筹备,并把叶小钢的系列活动日期定在“疯狂之日”结束后第一周,足显他们对叶小钢的重视和对其作品的信心。事实证明这个决定的正确:观众对音乐的热情丝毫不减,音乐会门票销售火爆,现场几乎座无虚席。

歌剧院观众席满座

 

  南特市政府专门派负责文化及教育的官员为叶小钢的到来举行了正式欢迎仪式。仪式在古老的市政厅举行,二战结束后这里曾经举行过授予戴高乐将军荣誉的正式活动,说明法方对这次文化交流的重视。音乐家们的倾情演奏以及通过与当地大学及其他文化机构的广泛交流,叶小钢的音乐以及他代表的当代中国音乐文化取得了非常好的演出效果,是中国当代音乐文化在欧洲取得的又一次成功。

 

南特市政府官员为叶小钢举行正式欢迎仪式

  用法国作品引出中国故事

  当晚音乐会的演奏团体是法国乌托邦重奏团。该乐团成立于2004年,专注于演绎20世纪和21世纪的音乐作品,积极地与当代作曲家交流与互动。自2007年起,乐团每年邀请2到3位世界知名作曲家,与他们共同探索音乐的无限可能。该活动已经举办到了第28届。据介绍,决定邀请哪位作曲家的过程十分严格。乐团会聆听大量录音,查阅简历,观看访谈录像,然后才会向他们认为够得上“当代最伟大的作曲家”之称的人发出邀约。

叶小钢与乐团及市政官员在市政厅门口合影

  本次音乐会呈现了叶小钢从钢琴独奏到六重奏的共六首作品。其中有早期作品《中国之诗》,也有近期作品,如《十二月菊花》、《蔓箩》、《纳木错》、《钢琴三重奏 Op.59》、《芙蓉》等,对作曲家的艺术成就有所回顾。乌托邦室内乐团还特意选取了梅西安《时间终止四重奏》的选段插在曲目之中,用法国作曲家作品与“中国故事”的音乐进行对话。

  “音乐会完全由他们组织,经费也由他们筹集,曲目也是法方自行挑选,我一点都没有参与”,叶小钢说,“他们通过我的出版社查阅大量作品,找出他们喜欢并能演出的,就这样办了这场音乐会。乐团如此投入,坦率说我都没有想到”,叶小钢表示,“这个团曾多次与世界上许多知名作曲家合作类似的音乐会,属于他们的演出系列,举行当代室內乐音乐会需要高精度的内容选择,新的思想、概念、艺术表现方式和他们不为所知甚至非常不熟悉的艺术往往是这类乐团的吸引眼球的方式,同时也为艺术的发展起到极大的推动和发展作用”。

音乐会排练后合影

 

  对于这场音乐会上法国乐团的诠释,叶小钢表示,“我的音乐演奏除《中国之诗》他们有点把握不准,基本都演得极为精确,我很高兴。来自东方的音乐交流没有障碍,作品的内容引起他们极大兴趣。用西洋乐器表达中国内容,尤其是意境、呼吸、句法、内容中的深邃的哲学思考,他们都表现的很好。我这些音乐凌驾于观念之需而创造性的智性表达,体验了纵逝而去的和谐感念,表达了中国社会全方位变革的预示。像《中国之诗》表达了无法隐蔽的青春芳华,在诠释学上隐喻时空的涵义,昭示中国传统的坚实基础,这些内容的音乐已经可以影响欧洲音乐家了”。

  演出结束后,剧院中的掌声持续了近十分钟,许多听众兴奋地到后台对叶小钢致意:“音乐太美了!感谢您为我们讲述中国的故事。”

《中国之诗》走台

  “叶的音乐有普世审美,让东西方都有亲近感”

  乌托邦室内乐团艺术总监路德维科·弗洛绍如是说

  这场音乐会结束后,北京晨报记者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乌托邦室内乐团艺术总监路德维奇·弗洛绍。

  记者:为什么选叶小钢作为这次演出活动的特邀作曲家?叶的作品在哪方面让你们感到不同寻常?

  弗洛绍:乌托邦室内乐团已跟我们时代的最伟大的作曲家们工作了几乎15年了。我们的艺术委员会在两年前就已决定邀请谁。在做此决定前,我们会听很多录音,查阅很多简历。在研究了叶小钢作品类别、观看他的采访内容以及听过他的作品后,很显然能够邀请他担任我们在南特的驻团作曲家,是一件非常棒的事。

  对于演奏家们来说,能够跟作曲家们深度合作是一件荣幸的事。在与作曲家相处的一周,通过组织许多音乐会,演奏家们通过作曲家的反馈获得了更接近艺术要求的对作品的诠释。与叶教授一起工作,让我们获得很多启发,并对我们演奏过的作品在许多方面有不同的感悟。比如时机、句式、重音、戏剧强度等。

  记者:演出后,当地的媒体和音乐界人士有什么具体评论?

  弗洛绍:作为一个当代音乐重奏团,我们的目标是接触不太习惯于现代艺术的听众,并让他们喜欢这种审美。达成此目的的方法就是让听众获得对作品的讲解,以便更好地理解和更好地欣赏音乐。这周的众多音乐会都是由作曲家介绍每首作品、进行评论以及回复观众的提问。叶教授在这些音乐会上的慷慨,帮助人们进入他的审美世界并真的喜欢上他的音乐。听众们的评论很好并充满有热情。作为结果,许多听众再次参加了在南特歌剧院的最后一场音乐会。这场音乐会的门票几乎全部卖完。

  记者:你们还希望叶为你们乐团创作作品吗?

  弗洛绍:我们将很荣幸能够委约叶小钢创作一首作品。这首委约作品将是为女中音和重奏团而作,用中文演唱。最终的作品编制还有待进一步确定。

  记者:对于一个来自东方的作曲家,你们认为叶的音乐在“东方遇见西方”这方面做的成功地方在哪里?

  弗洛绍:在许多方面,叶教授的音乐成功地为东方与西方的文化和审美架起了桥梁。中国音乐和哲学根源总是能够被感知到,但通过一个西方棱镜以一种很美的方式融进他的作品中,使得他的音乐独一无二。观察西方和东方的两种方式如此自然地在叶教授的作品风格中达到平衡,这是一件令人神往的事。这给了他的音乐以力量和深刻的情感表达。

排练

  记者:叶的音乐中的东方式的哲学思考,对今天的西方的音乐创作会有什么思考或启发?

  弗洛绍:东方哲学总是给予西方文化和思想以很深的影响。关于音乐创作,这些来访东方的影响能够在很多方面看到。虽然不可能在这里一一列出,但我想最为显著的应该是“时间”与“自然”。东方的时间观念打开了永恒和冥想的瞬间,彻底改变了西方当代音乐,并能从众多伟大的作曲家,如帕斯卡·杜萨宾或者特里斯坦·穆拉伊尔的作品中看到。同样,东方从自然吸取艺术灵感的方法影响了西方不同的当代音乐流派。这股“清新”的空气曾被追捧以弥补西方的抽象艺术潮流。

  记者:您能够用简短的一句话来概括一下您认为的叶小钢作品的特点吗?

  弗洛绍:叶小钢音乐作品的美丽之处是其普遍性:他的音乐同时从西方和东方的传统与文化中有所借鉴,它以这样一种方式对头脑和心灵进行讲述,让东方和西方都感到很亲近。

  叶小钢的“中国故事”系列在海外

  “中国故事”是叶小钢近年来在国际舞台上演出自己交响乐作品的一个音乐品牌之一,开始于2013年,至今已在美国纽约、德国柏林、慕尼黑、萨布吕肯、英国伦敦、爱丁堡、格拉斯哥、俄罗斯莫斯科、哥斯达黎加等国和中国的北京、上海、天津、成都、杭州、青岛、澳门等地最重要音乐厅由当地著名的交响乐团举办。演出曲目包括《大地之歌》、《喜马拉雅之光》、《天津组曲》、《锦绣天府》、《广东音乐组曲》、 《冬》、《青芒果香》、《峨眉》、 《星光》、《澳门新娘》、《拉姆拉措》、《悲欣之歌》、《岷山无语》和《 最后的乐园》等。国外演出乐团包括底特律交响乐团、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伦敦爱乐、苏格兰皇家交响乐团、柏林交响乐团,德国广播交响乐团、哥斯达黎加国家交响乐团等。2017年叶小钢创作了两部超大型交响乐 《草原之歌》和《鲁迅》,2018年也将开始其演出之旅,其中已定下日期的有深圳和上海的《鲁迅》,在北京上演的《长城》、《草原之歌》和《峨眉》。2018年法国上演的是首次室内乐专场。今年“中国故事” 专场音乐会将演到秘鲁首都利马,中国北京、上海、贵阳、深圳和哈尔滨。2019年将演到爱尔兰首都都柏林。

  

  • 相关附件:
  • 相关链接: